期待已久的《姜子牙》为何没能重现“哪吒”效应?

新华社 阅读:3756 2020-10-13 10:19:23

原标题:期待已久的《姜子牙》为何没能重现“哪吒”效应?

电影《姜子牙》海报。

爆款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结尾处,一声“姜子牙”,揭示出国漫打造“封神宇宙”的雄心,瞬间引爆观众情绪。鉴于前作以破50亿元的票房佳绩以及良好口碑,《姜子牙》顺理成章成为这个国庆档首部预售票房破亿元的国产片。截至记者发稿时,《姜子牙》票房已突破14亿元,但网络评分仅为7.0,比《哪吒之魔童降世》低了不少,而在网上衍生话题发酵热度上,更是远远不及当年“哪吒亲友团”的刷屏盛况。

“夸不出口,骂不出声。”一位网友对《姜子牙》的评论很具代表性。这部以当代视角重启封神故事的作品,耗时四年,汇聚了上千名中国动画人的心血,在人物设计、视觉呈现上精美考究,让观众耳目一新;在故事的讲述上,与哪吒“我命由我不由天”异曲同工的“用自己的方式成为神”,却没能找到合适的情感向、生活化“落点”,貌似宏大的主题最终没能激发观众的内心共振。倒是正片结束后,一段哪吒全家出场给“姜叔叔”拜年的彩蛋成为了全场最佳,而这,也恰恰反映出接地气的生活化叙事对观众的吸引力。

《姜子牙》没能重现“哪吒”效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部作品在提高国产动画美学标准的同时,也做了一项更有意义的探索——到底怎样的“故事新编”能走进当代观众的心灵。

四年+上千人,极致的画面质感展现中国美学意境

虽是“封神宇宙”的第二部作品,《姜子牙》与《哪吒》其实几乎同时起步,制作周期长达四年。在《姜子牙》上映前,一份制作全阵容名单海报便验证了作品致敬匠心的情怀,让观众倍感期待。名单中列出了参与制作的动画人的名字,以及他们的入行时长。上千人的名单,从28年到1年不等的入行时长,展现出《姜子牙》的雄厚投入,也致敬了国漫的代际传承。极致的画面创作匠心,也正是《姜子牙》的最大优势。

《姜子牙》光是场景概念图就累积了2317张,单个场景平均迭代70余次,不少场景都运用了二维手绘与三维特效的相互叠加。影片开头一段国风二维动画,便先声夺人。这段借鉴了敦煌壁画风格的手绘二维片段,交代了九尾狐族与人类大战的背景,分镜灵动,场面恢宏。当年,《姜子牙》导演李炜将最初的概念分镜拿给《大鱼海棠》导演张春看时,对方脱口而出:“你这个片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内行看门道,令同行惊叹的并非只有画面美感,更是惊人的工作量。区别于一般二维动画细节处的静态处理,《姜子牙》中这段二维画面中每个细节都在运动,无论是被九尾施法蛊惑的人类,还是战马、岩石、海浪等自然细节都倍显生动;为了经得起银幕“放大镜”的审视,团队还采用了超大画布制作。在这样的严苛标准下,片段中单场景图层就高达600多个,甚至超越了硬件设备的极限,即便是业内的顶尖高手一天也只能画一到两帧,工作量呈几何倍增长。

角色的设计更是精益求精。影片最终呈现的姜子牙造型,是团队在最初设计的百余个版本中精挑细选而出。姜子牙身上那件“羽毛披风”,仔细观察,其实是由树叶的经脉编织而成,这也印证了他不杀生的准则;备受观众喜爱的“神兽”四不相,则被赋予了当代萌宠的特质。为了打造四不相自然可爱的毛发质感,团队放弃了自动生成的毛发绘制系统,而是选择了最原始的手绘,光是一个几秒的酣睡镜头,就要耗时三个月调整。随处体现的传统文化细节,也装点着影片的中式美学意境。主创几乎翻遍《山海经》等古典著作,描摹其中的首饰、纹样,每一个重要角色的形象设计都有出处。就拿元始天尊座下十二金仙为例,金仙们乍看造型统一,实则每位头饰上的花朵都不一样,而他们头饰上花朵数量为三,则取自“三花聚顶”一说。不少观众还在金仙的面具上看出了文物青铜面具的影子。

少了点“抓地感”,宏大概念难以深入人心

《姜子牙》趋于中游的评分与口碑,与其故事的呈现有关。原本奉天命的姜子牙,因不认同 “舍一人而救苍生”的理念,违抗师命,放弃封神,并说出了“用自己的方式成为神”这一豪迈宣言。这场个体意识崛起,“灵魂深处爆发的革命”带着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涉及的命题十分宏大。只是,《姜子牙》的故事始终没能找到类似《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家庭叙事”切口,导致深刻有余,感动共鸣不足。

《姜子牙》起始于《封神演义》的结尾,封神大战后,姜子牙因在斩杀狐妖时动了恻隐之念,让其逃跑,故而被贬,遭世人唾弃。故事讲述的,正是姜子牙探寻真相,寻回自我的故事。姜子牙的师傅元始天尊被设定为反派,当年封神大战正是他与狐族暗中交易,想要通过削弱人、狐两方势力,达到一统三界的目的。这场阴谋让姜子牙完成了从“封神”到“推翻神”的转变。只是,这份坚守内心、替天行道的执念,内部情感推动机制较弱,让观众缺乏代入感。反观《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的“违抗天命”不仅仅来自于“魔丸”的宿命设定,更来自于他对亲情与友情的极度珍视。哪吒是天降“魔丸”更是让父母、师傅又爱又恨的“熊孩子”,生活叙事的强介入,让大、小观众都能在片中人物身上找到自己的投射,形成情感的共鸣,也使得“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宣言更具情感厚度。而这份理解之共鸣,正是《姜子牙》中所缺乏的。

有意思的是,在《姜子牙》故事结束后,一出“合家欢”彩蛋却被不少观众誉为最大亮点。片段中,姜子牙用亲手制作的精美年夜饭款待前来拜年的哪吒一家,岂料“熊孩子”哪吒餐桌礼仪零分,将整齐的摆盘弄得一团糟,这可急坏了有强迫症的姜子牙。用餐结束后,姜子牙回忆起哪吒嘴角没有擦干净的饭米粒久久不能入睡,竟还特地跑到哪吒家为他擦嘴……短片中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强迫症等人格化小细节,再度让观众找到了对照自身生活的乐趣——动画电影需要深刻的主题,更需要让观众得以揽镜自照的“心有戚戚焉”。记者 张祯希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