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区也破产?5A景区负债超9亿门票质押8次,4A栽在玻璃栈道

AI财经社 阅读:93068 2020-10-14 08:05:45

文|AI财经社 赵怡然

编|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受疫情冲击近半年的旅游景区都在利用这个十一黄金周加速“回血”。不过,不是所有景区,都能等来旅游需求集中爆发的双节长假。

早在5月7日,河南洛阳4A级景区养子沟景区张贴公告,申请破产。之后不久,6月15日,河北保定5A景区野三坡传出破产消息,令外界诧异:头顶5A招牌,也难逃破产?

实际上,这些平日游人如织的名山大川,如果细看财务状况,早已散尽家财,甚至欠下巨债,只剩一个脆弱的空架子,难以承受疫情导致的停摆。

“各大5A景区资产负债率都很高,几乎资不抵债,大部分都在强挺着。”新旅界援引一资深旅游投资人称,5A景区应该抓住疫情机会,破产重组,换个马甲继续经营,有些负债就不用还了。

一年门票只够付利息

风景有多好看,账本就有多难看。

先倒下的养子沟景区主打山水峡谷景观,开发很早,2003年就已建成营业,由于适合避暑,颇受周边游客喜欢,也曾收获“河南最美的地方”“中国最佳休闲度假胜地”等美名。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养子沟景区经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同时背有大量债务。截至提出破产申请,仅已知债务,就已超过1亿元,背后经营方涉及多次法律诉讼。

比养子沟多了一个“A”的野三坡景区,更是一本乱账。

作为5A景区,野三坡名声在外,不缺游客。公开数据显示,仅2018年,景区接待游客600万人次,旅游业综合社会经济效益达到25亿元,景区主要景点门票收入1.3亿元。

但其背后运营方,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似乎并不甘心只收门票。中登网信息显示,野三坡旅投的应收账款质押共计14笔,其中绝大多数为景区门票收费权质押。百里峡景区、龙门天关等景区门票,甚至存在8次以上的重复质押。

截至破产,野三坡旅投金融负债达7亿多元,到期应支付金融租赁借款、短期借款、应付工程款等2亿多元,累计超过9亿多元,负债率达到69%。

再向前追溯,欠钱不还的狼牙山景区、拖欠工资的大乳山景区,以及同为5A景区,同样以破产告终的龙潭大峡谷景区,都曾风光无限,又意外倒下。龙潭大峡谷景区更是被传,如今一年门票收入,恐怕只够偿还利息。

4A景区栽在玻璃栈道

名山大川为何没有变成真金白银,反而欠下债务?景区给出的理由,多与开发投资有关。

事实上,背靠自然资源,并不意味着可以坐收门票。官方介绍中,养子沟景区投资数亿元,开发8个景区,108个景点,又针对高端人群兴建老年公寓、大型广场以及休闲度假别墅群,还招揽了160余家各个档次的农家宾馆。

但在媒体报道中,作为老景区,养子沟缺乏突出特点,厕所等设施陈旧稀少,破产前经常“没有什么人来”。

狼牙山景区则栽在红极一时的玻璃栈道上。在狼牙山景区,不仅有牡丹园、滑雪场,还有一条几乎悬空的玻璃栈道。

据旅界报道,1公里的栈道,造价约为1000万元。以此计算,狼牙山号称5公里的栈道,花费可想而知。但没想到,玻璃栈道并未带来多少流量,就因接连出现的安全事故,受到整顿。之后玻璃栈道关停,游客数量逐月下滑。

至于野三坡景区的倒下,理由大同小异。

野三坡旅投称,景区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投入过大,主要依靠银行及金融租赁公司贷款,金融负债7亿多元。这些基础服务设施类资产,折旧及维护成本很高,而所有回报,都要依靠万年不变的门票收入,收益性项目少,难以覆盖支出。

开发资金投入过大,并不只是景区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有评论指出,景区开发本就是重资产、长周期的生意,从“荒山野岭”到“景区资源”,背后少不了数亿甚至数十亿元投入,加上这些投入,很多是发散性投资,回本确实不易。因此需要经营者对企业承受力及预期收益,谨慎研判,切勿过于乐观,盲目扩张。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