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曾经设计了县里的邮电大楼

南方都市报 阅读:46357 2020-10-18 12:23:46

原标题:爷爷曾经设计了县里的邮电大楼

爷爷曾经设计了县里的邮电大楼

◎广东实验中学初三(13)班 宗俊霖

◎指导老师:楚云

每到初春时节,赣南的万安县里,人们喜欢到湖边踏青。细雨霏霏,远山如幕,县城古城墙的砖缝里,殷红的天祥草花色如火,宛如跳动的音符,演奏着悠悠岁月里的故事。

从前县城最高的建筑就是这宋代的古城墙,但是到了1992年,县里修起一座八层楼高的邮电大楼,成为当时的标志性建筑。那一年,我的父亲16岁,低调内向的他并没有告诉同学:这座邮电大楼就是他的父亲,我的爷爷设计的。

那几年真是爷爷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每次亲友来串门,他会领着客人在县城街道上散步。隔着很远,大家就能看到邮电大楼上高耸的发射铁塔,然后准会有一个很识趣的后辈说,快看:宗爷爷设计的大楼。每当这时,爷爷就会眯起眼睛,脸上泛出成就感。

爷爷出生在1943年,解放前的江西农村生活很苦,他家11个兄弟姐妹,只活下来6个,后来解放了,爷爷的父母省吃俭用供他读书,身为长子的爷爷确实争气,考上了邮电学校,相当于现在的大专。

可是读书的时候正赶上3年自然灾害,爷爷说那时候大家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如饥似渴地学习。虽然饭吃不饱没气力,可是上课时大家总会坐得笔直,拿出江西老区那种不怕苦难的革命精神激励自己。爷爷说肚子饿的时候,男同学就围在一起下象棋,横马跳卒,杀得天昏地暗,硬是把吃饭的念头给忘记了,爷爷就这么练了一手好棋艺。

如今,退休的他依然把下棋视为乐事。在大伯家新盖好的别墅里,爷爷搭了一个丝瓜架子,每天午后,就泡上井冈山产的茶叶,约上老哥们在丝瓜架下一边乘凉,一边杀几盘棋。甚至还有一位赶时髦的老同事,把他们下棋的场面拍上了抖音短视频。宽敞明亮的农家小院,花果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夕阳下,下棋的老人们就像贪玩的孩子一般投入,岁月曾经给他们磨难,却终究给踏踏实实守望生活的人们温馨的回馈。

爷爷在邮电局当工程师。20多年前,他常下乡去铺架程控电话线,有一项辛苦的工作就是要爬电杆。爷爷是技术员,自然不用上电杆子,可是他每到暑假,就把读中学的小儿子(我的爸爸)带着下乡去体验。所以,当爸爸看到电影《我和我的祖国》里黄渤爬旗杆的镜头,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这种杆子我也爬过的。”

赣南山区的夏天,特别闷热,瘦瘦的父亲系着简单的安全绳,吃力地抱着水泥电杆往上蹭。太阳把他晒得晕乎乎的,没几分钟就支撑不住喊着要下来。可是那些邮电工人,却要翻山越岭,在烈日下坚持工作。不少村子陆续通了电话,小卖部里公用电话铃响起的时候,很多孩子都凑过去,他们大多是留守儿童,巴望着外出打工的父母能打回电话。父亲说他知道这是爷爷刻意让他去吃苦,让他明白,只有好好读书,才能走出一片天地。

后来,电话已经被很多人家闲置在一边了,村里的人多数都配了手机,高铁即将开通了,那些留守的孩子一到寒暑假就去和父母团聚。爷爷下乡的次数越来越少,最近一次去也是带着朋友去体验农家乐。当年朴实的老乡见邮电工人渴了,就砍下甘蔗往他们手里塞,爷爷始终忘不了岁月里的那一丝甘甜。

爷爷从县城老邮电局退休快20年了,这20年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电话能被藏进口袋,能够天南地北地移动,电话还能变成相机,能用来看电视,像他一样普通的老百姓用移动电话就能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在那无形的网络世界上,每个平凡人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都可能主角。他的大孙子今年刚到深圳工作,爷爷说等高铁一通就要去深圳看看,一定要去华为大楼前照张相,在他们老邮电工程师的心里,华为用技术给祖国争了光。还有他设计的邮电局大楼,高度早已经被县城其他大楼超过了。老楼就像一位沉稳的老人,安详地看着小城日新月异的变化。

如今亲友再到万安,爷爷一定领着他们参观赣江边的万安水电站,那千米长的大坝已经成为小城新地标。站在大坝上,可以远远眺望诗人文天祥笔下的惶恐滩头,当年诗人的悲叹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浪花中,今天赣江边的人却早已不再惶恐,用爷爷的话说,那心境,也就像大坝夜晚的灯光,格外亮堂。

平台简介

南都非虚构写作成长平台面向中小学生,聚合优秀师资,提供别具一格的写作主题,鼓励学生自由表达、自主写作。每周精选部分优秀作品刊登于报纸,并邀请名师名家点评作品。扫下面二维码加入平台一起快乐写作吧!

本期主持:方军 南都记者 梁艳燕

插图:沈淑婷

编辑:方军 游曼妮 实习生 麦晓婷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