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监督总局发表2019年反垄断执法十大典型案例

南方都市报 阅读:12483 2021-01-01 09:01:38

最近,市场监督总局发表了2019年反垄断执法十大典型案例。

南都记者注意到,十大案例中涉及行政垄断,其中与地方交通管理部门要求网络预约设置指定的定位装置有关,受影响的网络预约约约约4500多台。

十起案例中,收到最高罚单的是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因限定经销商整车的最低转售价格而被罚款1。628亿元。

市场监督总局表示,不断加强反垄断执法,保护市场公平竞争,保护消费者利益。

三起垄断协议案:两家汽车企业共受罚2。5亿元

今年市场监督总局发表的反垄断执法十大案例中,有三项垄断协议,当事人分别为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延安市十家混凝土企业、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在第一个案例中,20133年到2017年,长安福特在重庆地区销售福特品牌汽车时,通过制定发行价目表,要求经销商签订价格规范自律协议,制定车展期间的价格政策,限制经销商网络的最低报价等方式,与经销商签订了限定向第三者转售整车最低价格的垄断协议。

为加强对下游经销商的掌控,长安福特还聘请第三方公司监控经销商报价和实际零售价,对不按最低价政策卖车的经销商进行处罚,具体措施包括扣除保证金、暂停供货等。

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经营者和交易者不得达成限定向第三转售商品最低价的垄断协议。如果违反规定,将被罚款1%-10%。

市场监督总局此前表达,长安福特的行为剥夺了下游经销商的定价自主权,排除了限定品牌内的竞争,实际削弱了品牌间的竞争,损害了相关市场的公平竞争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2019年6月,市场监督总局依法对长安福特处以上年度重庆地区销售额的4%罚款,达到1%。628亿元。

南都记者提醒到,在十大案例中,长安福特垄断协议案是唯一一个罚款超过亿元的案例。除了长安福特,还有一家汽车公司上榜。2019年12月,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统一经销商网络报价,限定经销商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罚款8761万多元,罚款占丰田2016年江苏市场销售额的2%。

另一项垄断协议案与延安市10家混凝土企业联合涨价有关。2018年7月,这些企业以原材料价格上涨为由,商议将不同标志的混凝土每立方米价格上涨60元。2019年8月,陕西省反垄断执法机构依法责令延安市10家混凝土企业停止违法行为,罚款约492家。三万元。

滥用市场支配的两起事件:涉外企业和自来水公司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次十大事件中涉及滥用市场支配的事件有两起,当事人分别是伊斯曼(中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天津市自来水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市反垄断执法机构调查显示,2013年至2015年,伊斯曼(中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滥用中国大陆酒精酯十二成膜助剂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有限交易效果的排他协议行为。2019年4月,上海市反垄断执法机构作出处罚决定,对当事人罚款2437。87万元,是该公司2016年度销售额的5%。

值得一提的是,当事人伊斯曼是世界性的特殊材料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田纳西州金斯波特,公司业务遍布世界100多个国家。

另一起滥用案件来自公共事业领域。2014年至2017年,天津市自来水集团有限公司利用其供水范围内的市场支配地位,通过发布文件、要求房地产开发企业签订保证书等方式,对于申请新设自来水业务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必须在二次供水设施建设中使用指定公司设备的不合理条件。2019年5月,天津市反垄断执法机构依法责令天津市自来水集团有限公司停止违法行为,罚款743。86万元。

据南都记者了解,由于天津水电公司积极配合调查,提供相关证据,并于2017年7月停止违法行为,反垄断执法机构对其从轻处罚,并处以2016年度销售额3%的罚款。

根据《反垄断法》规定,禁止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以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制交易的相对人只能与其交易,或者只能与指定的经营者交易的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施差异待遇等。

三起经营者集中事件:均经附加条件批准

根据《反垄断法》的规定,经营者集中是指经营者通过合并、合同、控股等方式获得对其他经营者的控制权。达到国务院规定申报标准的,应提前申报,否则不得集中执行。

本次公开的3起经营者集中事件,都与附件批准集中有关。最初的事件是高意株式会社收购菲尼萨株式会社的所有权事件。

市场监管总局经审查认为,本项集中消除了双方在波长选择开关市场的紧密竞争关系,大大提高了市场的集中度,增加了市场进入障碍,交易可能对该市场竞争产生不利影响。

2019年9月,市场监督总局附有条件批准本集中:一是高意与菲尼萨保持波长选择开关业务独立,确保相互持续开展市场竞争,二是高意与菲尼萨继续以公平合理的条款供应波长选择开关。

第二起是浙江花园生物高科株式会社和皇家帝斯曼有限公司新设合营企业案。经审查,集中双方是维生素D3市场的竞争对手,存在纵向业务关系,相关市场集中,双方市场份额高。双方新设合营企业从事中间产品生产,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统一维生素D3核心原材料成本,消除双方在维生素D3市场的竞争。

由于本集中可能对相关市场产生排除、限制竞争效果,2019年10月,市场监督总局在批准时增加了许多条件。其中,双方要求维生素D3相关业务保持独立竞争,确保合作企业独立运营,合作企业业务范围、双方不得公开价格信息等。

第三起案件涉及诺贝利斯公司收购爱鼓励公司所有权案件。同样,由于可能产生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市场监督总局于2019年12月附加条件批准本集中:一是剥离爱激励公司在欧洲经济区内的所有汽车车身铝板内板和外板业务,剥离内容包括相关设施、人员、知识产权和其他有形资产,二是在中国,集中后实体在10年内不得向在汽车车身铝板市场开展业务的竞争对手提供冷轧板。

两起行政垄断案:与网络预约有关

南都记者关注,十大案例中涉及行政垄断的有两起,被反垄断调查的是浙江省气象局和哈尔滨市交通运输局。

浙江省气象局在防雷装置检测资质审批中,对民营防雷检测机构和气象部门所属的国有防雷检测企业实施差异化待遇,存在设置不平等市场准入条件的行为。调查期间,浙江省气象局于2019年6月14日、8月2日两次向浙江省垄断执法机构提交整改情况,现已完成整改。

另一起行政垄断案调查时间为2019年8月。黑龙江省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调查显示,2018年2月11日,哈尔滨市交通运输局发出通知,要求当地网络预约所有者安装指定厂家生产的车载设备和型号。当时哈尔滨市有4500多台网络预约设置了指定的两种型号定位装置。调查期间,哈尔滨市交通运输局积极废除相关文件,公示。

根据《反垄断法》第八条《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具体表现包括制定排除、限制竞争内容的规定、限制或变相限制机构或个人经营、购买、使用指定经营者提供的商品等。

采写:南都记者李玲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