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城市的居民储蓄最多?

第一财经 阅读:38028 2021-01-04 09:00:52

城乡居民储蓄存款馀额是反映城乡居民经济状况和消费水平的重要指标。哪个城市的居民储蓄最多?近十年来,哪些城市增长最快?

第一财经记者数理统计了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各大城市年度数据后,发现到2019年,36个主要城市中,城乡居民储蓄馀额前10个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深圳、成都、天津、杭州、西安和武汉,从2010年到2019年,增幅最大的3个城市是合肥、重庆、长沙,最慢的是广州。

需要说明的是,主要城市包括直辖市、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不包括苏州、无锡、佛山、东莞等经济市。

北上广位居前三,重庆超深圳

城乡居民存款馀额是指一时城乡居民存入银行和农村信用社的存款金额,包括城乡居民存款和农民个人存款。

数据显示,上述居民储蓄馀额前10个城市中,北京和上海两个强大的一线城市超过3兆元,分别超过3兆元。73兆元和3兆元。17兆元,在各大城市遥遥领先。

近年来,中国收入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金融、科研和技术服务。京沪是这些高收入行业最集中的地区,居民平均收入高,储蓄馀额也多。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四经普结果显示,北京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相关员工达到138人。9万,在全国遥遥领先。近年来,北京信息服务业企业数量大幅增长,2018年,全市信息服务业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4兆元,比2013年增加1。四倍。

同样,上海有很多跨国企业和上缴所等金融机构,总部经济、研发创新等非常突出,吸引了很多人才。根据去年4月智联招聘与恒大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报告显示,经济体积大、增长稳定的上海,人才吸引力指数在2017年从第二位上升到第一位,之后3年也维持在第一位。

京沪后,广州为17980。56亿元居第三位,第四位为重庆。2010年排名第五的重庆,近年来居民储蓄迅速增长,不仅赶超一线城市深圳,与第三名的广州也只差120亿元,按照这样的快速增长势头,重庆很快就会超越广州,上升到第三名。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执行董事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重庆超越深圳的原因在于人口总量大。重庆有3000多万人口,是深圳的两倍以上,近年来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居民储蓄也在快速增长,但人均储蓄与深圳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作为我国面积最大的直辖市,也是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2019年重庆城镇化率已达66。超过8%,东南沿海发达省福建,居全国第八位。目前,重庆也是中西部地区唯一人均收入水平高于全国的省份。

重庆之后,深圳1。6兆元居第五位,成都为1位。49兆元居第六位,天津和杭州也超过1兆元。西安和武汉这两个中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排名第九和第十。

三市十年增长率超过200%

从35个城市(拉萨变化来看,增长率最快的城市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增长率最高的城市是合肥、重庆、长沙、济南、银川、成都、贵阳、南宁、长春、兰州,其中8个城市来自中西部,1个城市来自东北。前三名合肥、重庆、长沙十年增幅超200%

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谢良兵对第一财经记者进行分析,居民的存储能力看收入,看支出,看消费习惯。在过去十年的中国城市竞争中,中西部城市的GDP增长最快,特别是以长沙、重庆、合肥等城市为代表,经济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当地居民收入的增长。

以合肥为例,2010-2019年,其居民储蓄增长率高达278。3%,除了与2011年的三分巢湖有关外,最大的原因是近年来合肥经济的快速发展。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近年来合肥总体发展思路清晰,一方面提高原产业集聚,另一方面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抓住产业分工和升级途径。产业发展带动人口流入,近年来合肥全市常住人口年增长超10万。

彭鹏说,这些中西部城市起步晚,基数相对较小,但几年后出现优势,而且这些城市高中基础好,新兴产业发展也好。

另一方面,支出对储蓄馀额也有明显影响。谢良兵表示,目前中国居民最大的支出主要是住宅,长沙、重庆、合肥等城市的房价比其他城市低,特别是长沙成为住宅建设部的房价管理模式,住宅支付相对较少也意味着居民的存储能力更强。另外,长沙、重庆等城市是典型的市民化城市,居民的消费习惯以饮食娱乐为中心,不能说是大宗消费。

以长沙为例,其房价在中西部地区仅排名第17位,位于芜湖、拉萨、呼和浩特、太原等城市之后。58安居客房地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对第一财经分析显示,长沙近年来房价波动明显较小,特别是上涨幅度控制有力,市场供求平衡性好,没有房地产经纪人提供炒土。另一方面,长沙房价控制得力的同时,经济发展优良,打破了许多城市所谓的依赖土地财政发展的怪圈,建立了没有高房价、没有高地价、城市发展依然有声有色的典型。

沿海发达地区为何增长缓慢

相相比,居民储蓄增长缓慢的城市主要来自沿海地区。其中,最低的广州2010~2019年居民储蓄增长率仅为93%,是35个城市中唯一低于100%的城市。扩展到20年,2000年,广州居民储蓄馀额为上海88。7%,是北京的77%。6%,超过重庆和深圳之和。但是,现在广州居民的储蓄馀额仍居第三位,但只有北京的48%,上海的56%。7%,被重庆和深圳赶上。

彭鹏分析,广州作为千年商都,传统商贸业强,专业市场和批发市场非常发达,早期富于人民,很多人一店养三代,以前几平方米的店铺转让费数百万,聚集了很多财富。但是,近年来,传统的商贸受到电商等新经济的冲击,批发市场的空位很多。传统产业受影响,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不足,居民储蓄增长缓慢。

出现在城市经济方面,近十年来,从1989年开始经济总量居全国第三位的广州,2012年GDP总量超过深圳第四位,2018年超过重庆第五位。尽管2019年广州再次超越重庆,但以微弱的优势排名第四,2020年前第三季度重庆超过广州231。24亿元。

除广州外,上海、北京、大连、厦门、宁波、青岛、杭州等沿海城市居民的储蓄增长率也很慢。彭鹏认为沿海发达地区已经成为比较高的平台,基数比较大,很难再高速发展。同时,居民富裕后,房价也上涨,收入大部分用于住房贷款,对储蓄也有很大影响。另外,沿海城市的投资氛围更浓厚,投资股票、基金等金融产品也更多。

林斐认为,沿海一些大城市的养老、医疗等公共服务保障在前列,储蓄率相对较低,因此增长率也相对较低。然而,中西部城市的公共服务仍然存在差距,许多方面依赖于储蓄,因此储蓄增长相对较快。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