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价暴涨,“抢粮大战”上演,为何国内粮食价格难升温?

新农鸣 阅读:75367 2021-03-26 21:00:42

3月4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了最新的全球食品价格指数,报告指出,至2月份,全球食品价格连续9个月上涨,在报告中多次提到中国,无论是植物油价格指数还是谷物价格指数的升高,都受到了中国持续强劲的进口需求推动,或许大家都有疑问,为何全球粮食价格暴涨,而国内粮价难升温?

矛盾的全球粮食危机

3月23日,联合国粮农组织警告说,受新冠疫情、拉尼娜极端天气、非洲蝗虫等因素的影响,2021年全球饥饿人数会从2020年的1.35亿急剧增加至2.7亿人,其中已经有超过3400万人正处在紧急饥饿水平。

同样我们来看一条和饥饿报告格格不入的全球粮食产量报告,粮农组织的初步预测称,2021年全球小麦产量可能增加并创下7.8亿吨的新纪录,并对2020年世界谷物产量重新进行了评估,2020年全球粮食产量比上年增长1.9%,达到了27.61亿吨。

按照常识,随着产量增加,饥饿的人口应该是在减少,然而事实却是相反,全球粮食一边在丰收,一边却在闹饥荒,这问题究竟出在哪了?

从这组矛盾的数据之中,我们应该明白,粮食问题不仅仅是供求关系这么简单,全球的粮食安全危机背后隐藏的是欧美大国的利益和跨国粮商的身影,这我们就必须得了解一下粮食生产和贸易的全球化。

粮食生产和贸易全球化

期初,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粮食生产都是受国家的干预,那时候虽然也有粮食危机,但本国政府尚可控。后来,美国在布局全球化战略的时候,向各国极力推销一种叫做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模型。

如果从农业角度简单解释,就是鼓励粮食生产、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私有化并减少国家干预和国家开支,让自由化的市场决定生产什么、不生产什么?从而实现粮食生产效率的最大化。

由于美国的销售工作做得实在是太好了,许多亚非拉国家都被美国说服,纷纷投入新自由主义经济的怀抱,并对本国的粮食市场做出改革,具体改革措施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取消国家对农业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农产品价格补贴,以减轻财政压力;

二是撤并国营性质的农业企业,鼓励其参与市场竞争;

三是土地政策以市场为导向,在取消政府管制的同时,鼓励土地自由买卖;

四是农产品价格与国际粮价接轨,取消补贴性农业贷款,鼓励本国农产品参与国际竞争,从而达到出口创汇的目的。

但很快这些国家发现,事实不但没有按照模型设定的轨道运行,而且结果几乎和预设的完全相反。在国家退出对农业的管控后,农产品价格低得超乎想象。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还得从美国和欧盟等其它发达国家寻找根源,在向其它国家输出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型后,鼓励这些国家粮食生产和贸易自由化,而自己却在用政策干预市场,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通过大量的补贴,刺激农民扩大生产,以生产更多的粮食进行出口。除美国之外,欧盟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也都采取了类似的补贴政策。

这些国家的土地都是高度集中化、粮食生产也是高度机械化,同时还有政府补贴,当他们生产的粮食以极低的价格进入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后,对本土粮食价格体系的打击可以说是毁灭性的。很快农民就发现,即使把生产的粮食全部卖光,也抵消不了农业生产投入品的负担,结果只能是破产。

由于土地可以自由买卖,农民就干脆将手中的土地也变卖了,这样土地就逐渐由小农单位向大中型农场集中,农民也沦为农场主的雇工。

其实,新自由主义背后的真正推动者,其实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大型农业跨国公司,在农民破产后,这些跨国公司要么直接兼并农场,要么实行订单采购。

没有被兼并的农场想要从事生产,就得贷款购买农业生产投入品,如农机、种子、化肥、农药等。前面我们说了,农业自由化取消了农业贷款,此时,这些跨国公司又会提供这些投入品。

至此,一个国家的农业全产业链就会完全被这些跨国资本所垄断,种什么、以什么价格销售都是完全由这些大公司控制。当然,资本都是逐利的,他们是不会管你粮食够不够吃,他们只关心的是种什么赚钱。

这种垄断有多可怕呢?告诉你一组数据就知道了,很多人都知道全球ABCD四大粮食企业,即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它们控制着全世界80%的粮食交易量。

农业全球自由化引发的粮食危机

前面我们说了,这些跨国公司在进入初期,往往通过极低的农产品价格摧垮当地的粮食体系,进而逐步形成垄断,等他们完全控制了整个农业产业链,还凭什么会贱卖手中掌控的粮食?接着就会抬高粮价,以赚取最大的利益。

失去土地的农民,在国际粮价低廉的时候还能勉强维持生计,一旦全球粮价出现大涨,这些国家由于失去了农业的主导地位,没办法自己来抑制国内粮价,粮食危机就会爆发。人们不得不将收入的大多数甚至是全部拿来购买粮食,没有什么比吃饱饭更为重要,当买不起粮食,吃不饱饭的时候,就会发生动荡,而动荡又加深了贫穷,如此形成恶性循环。说道这里,我想大家应该明白了为什么全球粮食在丰产,却有更多的人陷入饥饿的原因了吧。

全球粮食自由化对我国粮食安全的冲击

我国作为全球粮食最大进口国,跨国资本从未放弃过对我国粮食定价权的争夺,在本世纪初的前10年,曾经发生过三次惊心动魄的粮食战争。

第一战:完胜主粮定价权争夺战—保住了国内主粮定价权

从2005年开始,跨国资本通过做多粮食价格,制造全球粮食短缺的紧张氛围,从2005年至2008年,大概将小麦的价格从900元/吨拉升至4000元/吨左右,玉米价格从560元/吨拉升至2280元/吨左右。

而同期,国内的小麦价格是从1400元/吨上涨至2000元/吨,玉米价格从1200元/吨上涨至1800元/吨,和国际粮价的上涨幅度相比,国内粮食价格涨幅相对比较温和。

那么,我们是怎么做到抑制国内粮食价格上涨的呢?方法是抛售国家储备库的粮食,当时在多空争夺最激烈的时候,中储粮在一天之内出现过两次放粮。

总之,只要跨国资本敢抬价,储备库就有源源不断的粮食放出,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国库里究竟存有多少储备粮,这场战争最终以跨国资本无功而返告终。

可以说我们通过一场完胜保住了国内粮食的定价权,这得益于我们的巨量储备。

第二战:惨败大豆争夺战—丢失压榨企业话语权

从2000年左右开始,跨国资本瞄准了国内的大豆市场开始布局,将大豆价格从1360元/吨缓慢拉升至2004年的3200元/吨,受大豆价格上涨的刺激,国内豆农开始大量种植大豆。

随着产能的扩张,国内的压榨项目也纷纷上马,等到压榨项目布局的差不多的时候,从2004年4月开始,跨国资本开始大幅压低大豆价格,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大豆价格从3200元/吨左右一路下跌至1500元/吨左右。

豆农损失惨重,种植积极性受到极大的打击,同时刚刚完成布局的压榨企业也陷入了经营困境。由于压榨行业不受外资资本的限制,此时,跨国资本精准出手,短时间内就收购了国内大多数压榨企业。

等外资掌控了压榨企业后,又开始拉升大豆价格,从06年的1500元/吨拉升至08年的4500元/吨,这一战可以说是以惨败而告终,至今仍深受影响,当前我国的食用油市场份额,有80%被掌控在外资手中,像我们耳熟能详的金龙鱼、鲁花等,其实都掌控在外资手中。

第三战:建立大豆储备—稳定国内大豆价格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大宗农产品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大跌,大豆价格拦腰斩断,国家适时出手,以补贴国内豆农利益为理由,高于种植成本收购大豆。

在外资看来,为保护豆农利益补贴收购大豆也属常情,由于国内大豆价格高于国际价格,很多国际大豆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国内,冒充国内大豆以获取差价。国家佯装不知情,敞开了库门的收购,大豆储备迅速建库。

这一战也可以说是以完胜告终,储备大豆对于稳定国内大豆价格可以说是作用巨大,尽管这几年我国的大豆进口逐年增加,2020年一年进口量就超过了1亿吨,但大豆价格仍没有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

全球暴涨的粮价,为何国内粮食价格难升温?

面对国际日益突出的粮食安全问题,国内粮食价格之所以难升温,是因为我们的主粮自给率很高,从2004年以来,粮食生产实现连续17年丰收。

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这得益于我们在农业生产上巨大的科技投入,当前,科技对农业增长的贡献从1978年的27%提升至2018年的58.3%,总产量增长近5倍,人均产量翻了一番,目前,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稻、小麦生产国…

目前我国小麦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粮食库存也很充足,稻谷、小麦的库存量可以满足国人一年以上的粮食需求。所以说口粮保障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尽管谷物也有进口,但仅占消费量的2%左右,以高品质谷物为主,主要是为了丰富国内的粮食品种。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饲料和工业用粮上,我们确实从在短缺,比如玉米和大豆,由于我国的耕地条件,主粮、饲料用粮及工业用粮目前还不能同时实现自足,主粮关系最根本的国际民生,所以饲料用粮和工业用粮的缺口只能选择进口。

另外,在全球粮价大幅上涨时,国内粮食价格能实现平稳过度,还得益于我们的巨量储备,在调节国内粮食供应的同时,也对跨国资本形成了巨大的威慑作用。

粮食安全要靠自己,我国是大国小农,对于粮食安全问题更为严肃,尽管存在粮食进口的事实,但也是从战略和储备的角度出发。在全球粮食安全问题凸显的今天,我们有能力也有自信保护国内的粮食安全。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